wen

#校园趣事#

第二十四章 恬岚决定艺考  张骁与一班无缘


快到期末了,这次考试尤为重要,高二结束还会有一次分班。在这个时候,恬岚已经忙了起来,虽然她的成绩在理科中很不错,她还是决定艺考。她本来没打算着走这条路,她也上网查过,近几年艺考学生的录取率并不高,但她要试试。


曾文杰很佩服她有这种尝试的勇气,他知道自己的女友是国家二级游泳运动员,艺考绝对适合她,不过他还是劝阻女友:你的成绩也不差啊,为什么要艺考呢?

恬岚反感他的不思进取:你不愿意进步可以,别拦着我行吗?


文杰很执着:我个人认为你还是不应该艺考,你知道什么人才走那条路吗,都是成绩特别差的……

恬岚基本没和文杰吵过架,这时候忍不住控诉他:我乐意,从七月份我就要开始上课了,就不轻松了。

文杰:不会连陪我的时间都没有吧?

恬岚:看你表现吧,再说了高三肯定忙啊。

文杰:刚才都开玩笑的,我支持你,我每天会给你带早餐的,不用你付钱。

恬岚:那就做到啊,只要少一顿你就得请我吃饭。

小情侣之间的拌嘴总是那么有意思,马上要经历高三的他们也开心不起来了。


期末考试结束了,高中学业的三分之二已经完成,下面就是最难的一年了。为了更好地教学,二轮分班再次引起一阵恐慌。张骁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上次按照三个主科排名自己勉强逃过一劫,成功留了下来。这次,选科都已确定,当然是六科排名,他的成绩很不理想,年级倒数。也就是说,这次出去的可能就是他,对此他不得不接受。那些成绩好的,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张骁有些懊悔自己之前的不努力,上次他留下来了,就是一个机会,是他没有珍惜,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现在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了。他虽然告诉自己哪个班都一样,但他总感觉出去了没有面子。放假前一天下午,他收到了消息,他被调到三班了。


他在心里想:很好,我一个人出来,肯定是大榛子看我不顺眼来着,要不是她签字我能出来吗,她如果想挽留我那就是一句话的事。他很是不满,完全忘记了之前他的决定:不管去哪个班都要努力,不能辜负自己,不能放弃自己的未来。


有些人,注定与一些人无缘,张骁离开了一班,很快大家都会忘记,他曾是一班的一份子。每个人的命运由自己写就,从开始念书那一刻起,就不断地拉开差距,有的差距拉开了就无法弥补,有些人离开了这个班,心也不在一起了。


#校园趣事#

第二十三章  语晴奚落男友  文翔宇组织吃鸡


语晴和云畅的关系还是那样,没有丝毫改观。语晴也懒得管云畅怎么想,那次之后,她和恬岚的关系真没那么好了。其实这件事真的不怪云畅,他随口那么一说没有多少真实性,开个玩笑而已。恬岚一直很喜欢开玩笑,不知怎么回事这次竟然把云畅的话当真了。


云畅也有说不出的苦,都好几个月了,女朋友都这种态度,想起那天她的审问,他的眉头一皱,他想这样啊,真是的,又不是故意的。他不满地念叨着: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是这样的人。而离他不远的语晴听见了这句话,写了一张纸条拍在他桌子上:就凭你这只小狼狗,你还说不着我,丝毫没有悔改之意,不能原谅你,继续反省去。


云畅看了纸条差点笑出了声,语晴在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过,两个人的表现在外人看来就是在冷战,并且两个人一点都没有要和好的意思。


已是五月中旬,夏天来到,室外温度不断上升。正好是周末,李佳豪约大家打篮球,文翔宇看到消息眼睛一转,心想:这么热,算了吧,出去再中暑了,家长不在,一时半会也回不来,约着大家打会吃鸡吧。果不其然,文翔宇一发出组队吃鸡的邀请,几乎没人愿意出去和李佳豪打篮球了,如果有两件好事同时出现,大家都愿意选室内的,李佳豪组队失败,只好加入文翔宇吃鸡。


那天下午的吃鸡很顺利,一堆男生在各自的家里发出大喊的声音。

文翔宇:冲呀,别松劲,这盘一定得赢。

顺便普及一下,男生打游戏只有赢了他们才开心,平手都不行,更别提输了。

孙晨手机横屏,快速地点击着屏幕:哥们,这头走啊,冲呀!

李佳豪不经常打游戏:我的天,这怎么这么快,装备怎么这样?

文杰很着急,看着李佳豪的那个小人一动不动,再瞄一眼上方,文翔宇的小人正在冲着他跑过去:豪哥啊,你赶紧跑啊!

李佳豪出局了,少了一个人,就更容易些了。


他们打了一个下午的游戏,直到文翔宇听到了开门声,才退出了游戏。他也很快意识到,作业一笔都还没写呢。


#校园趣事#

第二十二章  雨薇迷上澳洲  刘越洋说出秘密


王雨薇寒假去澳大利亚旅游,迷上了悉尼的风景,萌生了一种想法,想来这上大学。这个想法她没有和母亲说,一方面是她自己还没想好,如果选择来这里,高三可能都读不完了,另一方面连她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很荒唐,还没决定要不要去。澳大利亚好像已经成为了她心目中最好的地方。


她带着心事回到校园,这件事情她暂时不想和任何人说,在朋友面前假装快乐,当被问起假期去哪时,她很敏感地切换了话题。刘越洋和她初中就是同班同学,正在远处张望着。王雨薇的眉头微皱,很不自然地说了一句:我没出去旅游啊,就在北京。其他人一听就明白她不想聊这个话题,连忙聊起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才避免了尴尬的局面。


刘越洋看着王雨薇有些心动,但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不应该谈情说爱,所以很自觉地转过身来,看他的书。“澳洲”两个字不断飘在雨薇眼前晃悠,她闭上眼睛,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了,她去过那么多地方,怎么单单只对澳大利亚感兴趣了呢?她睁开眼睛,继续写笔记。


回到家,赶紧和母亲说:妈,我挺喜欢澳洲的。

王母:是吗?我也很喜欢的。

雨薇倒了一杯水:我想去那上学,想了好几天了。

王母:先别想了,赶紧去写作业吧,待会吃饭啊,想得太多了不好啊。


连续一个月,雨薇都很魔怔,刘越洋终于看不下去了,走到她身旁:你怎么了?看你每天魂不守舍的,有什么事跟我说说。

雨薇:没什么,只是想去澳洲而已,我没确定呢,你别宣传啊。

刘越洋:哦,这事啊,澳大利亚是不错,可现在最当紧的不是上高二为高三打基础嘛,听我一句劝,别老想那个。如果你高考完了想去,绝对没问题。


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刘越洋开启了另一个话题:咱俩初中就是同学吧,算是知根知底吧,你先别写了听我说,聊会怎么样?

王雨薇感觉很奇怪:是啊,怎么了你?

刘越洋: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别生气啊,你有喜欢的人嘛?

雨薇犹豫了几秒,脸红着回答:没……没有啊……


刘越洋:我有喜欢的人,现在还没勇气表白,希望我能有那个机会,算是我的一个秘密吧。

雨薇:哦?一直觉得你会光棍到底呢,你喜欢谁啊,需要我帮忙撮合吗?

刘越洋:不,你帮不了,那个,你的脸怎么红了?

雨薇托腮:那我也想问,你的耳朵怎么红了……

刘越洋笑了笑:那不重要……开心点了吗,真的别瞎想了,你或许仅仅是对风景感兴趣,对吧。问个更有趣的问题,班里这么多男生,你如果要选的话会选谁……

雨薇:你就挺正派的呀,都开始暗恋了,提醒你,不要措施机会哦


刘越洋听完心里美滋滋的,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雨薇好像也在暗恋他,刚才她的脸红成那个样子,难不成……恍惚了一会,他跑出了教室。自那天后,雨薇没再提过澳洲,那个果然是不靠谱的想法,连她本人都这么觉得。


#校园趣事#

第二十一章  语晴学习拳击  程茉成绩下降


期末结束了,高二已经过半,几家欢喜几家愁啊。语晴自从和云畅吵过架之后,关系一直就不好,但也没到分手的程度,总之就是谁也不爱搭理对方。这些旁人看在眼里,大榛子也知道,她认为关系僵着也有好处,两个人都能把精力放到学习上去,都高二了可不能大意。


语晴真的生气了,还觉得很委屈,她不断和念馨倒苦水。念馨:这次考试你理科成绩太好了。对了,你千万别跟他分手,我和孙晨本来挺好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想不明白了,和他分了手,他现在萎靡不振,我也并没有想象地那么开心。你该和好就得和好,别轻易分手。

语晴无奈:再说吧,学业更重要。

念馨问她:和他这段时间有联系吗?

语晴:有啊,我们早晚都有问候,但我已经有一个月没和他聊过天了,也没一起上下学,总之就那样吧。

念馨:你可要小心点啊。

语晴:我知道了,我去趟生物老师办公室啊,先管好你自己吧,你的感情都乱七八糟的,还说我!

念馨:什么人啊?好心提醒你还说我,我真多余。


为了发泄情绪,语晴开始学习拳击,一周两次。她宁愿花点钱,也不愿意和父母说。老实讲,自从有了妹妹,父母在她身上花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仿佛一切的爱都被她妹妹抢走了。她决定上本校,学校开家长会,出去玩,就连谈了恋爱,他们都没关心过,虽然每天见面,但是没有一句关心。渐渐地,语晴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和他们基本不说话,而唯一一个关心她的,就是她爷爷。她爷爷算不上有文化,但还是知道点东西的。每次考完试,她都把成绩条拿回去让爷爷给分析一下。


语晴很晚回到家,爷爷正在餐厅等她。一进门,就问她:我的好孙女啊,怎么这么晚回来啊?

语晴笑了一下:我想跟您说件事,我去报了一个课外班,学习拳击,您不会不同意吧?

爷爷也笑着:我怎么会不同意呢,你看你老学习,也不运动,学一下拳击不为过,赶紧吃饭吧。

语晴洗完了手,应和了一声:好,这是我的成绩条。

爷爷看了几分钟,发出一句感叹:我就说嘛,学的那么认真,肯定有回报,你这是又进步了啊,不错,照这么下去,能上好大学的。


另一边的家里,程茉看着成绩条发呆,程母还没回来,但她相信母亲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次糟糕的成绩。她英语还是班里第二,可是数学班内中等,语文中等,历史地理有些退步,生物考砸了是班内最后一名。她有点后悔选了生物,果然难度上来了,跟不上了。马上要放假,她恨不得学校赶紧补课,好把她没学会的补上。


程茉从来没有考过这么差的成绩,初中一直都是年级前五,高一也都是年级前十,这次可好,年级排名二十五,这对她的打击可太大了。她转着笔琢磨怎么和母亲说,成绩下降得太突然,她接受不了。没心情写作业的她又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想冷静一下,不料根本没有作用。


门响了,母亲回来了,她赶紧坐到书桌前假装写作业,一手翻开数学练习册,另一只手把手机收到抽屉里。母亲规定过,写作业不能玩手机,她都考那么差了,绝对不敢触犯底线。几秒后,母亲推门而入:写作业呢,真乖,那个我去给你做饭啊,来给你一杯奶茶喝。

她有些吃惊,母亲竟然没有说成绩的事,她越发感到不安,拿着奶茶跟着母亲走了出去:那个妈,我这次考试没考好,您别生气。


程母莫名其妙:我没生气啊,偶尔一回没事的,继续努力就好了,心里别有太大压力。你们班主任已经跟我说了,你擅长的科目依旧很好,这次是因为生物和数学不理想,才拉低了排名,你在班里排名还第八呢,还是不错的。

程茉终于忍不住钻进母亲怀里:妈,我怎么考成这个样子呢,我最近是怎么了。

程母:你是不是担心你爸回来说你?不会的,她要是说你我挡着,没事的,学习再好的人都会有失手的时候,很正常,可不能被打趴下了啊,只要不是高考,稍微差点没关系的。


正说着,程父回来了。程茉赶紧趁父亲没注意到她溜回卧室。

程父: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程母:下班早,买了菜就回来赶紧做饭,我跟你说孩子现在不好好吃饭,得给她弄点营养的,

程父:对,那个孩子成绩你知道了吗?

程母:老师跟我说了

程父:哦,好的,我帮你切菜吧

温和的白光下,两个人在交谈。

程茉趴在门上听到父亲并没有要说她的意思,终于放下心来写作业。


#校园趣事#

第二十章  念馨街头偶遇孙晨 文杰反抗大榛子


快过新年了,看着好兄弟都有女朋友陪,孙晨觉得自己好孤单,心里寂寞的他借口看电影,去大商场晃悠,买了一打啤酒。他学习成绩不算好,哥们也一般,女朋友也丢了,他早已不在乎未成年不能喝酒的规定,捧着酒瓶猛灌。喝完了,心里痛快很多,穿上外套,插上耳机在大街上游走。在夜色中一个人走了很久,也不想回家。


念馨在商场买东西,走出商场那一瞬仿佛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定睛一看是孙晨。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她心里也不好受,去年的今天,两个人视频聊天了一个晚上。其实孙晨也没有那么不好,但她就是不想和他做情侣,才发生餐厅那一幕。她也知道这个事情对于孙晨有多么大的打击,当众说分手让他多么难堪。自那之后,两个人再也没说过话,照面时也是匆匆走过,没有停留。现在看见他一个人在街头晃悠,她有点同情他,决定走上去说几句话。情侣做不成,做个朋友还可以,她也明白不理他太绝情了。想到这,念馨走了过去。


孙晨耳机里正放着抒情歌,他想哭却哭不出来,那种难受的感觉又回来了,果然酒精也没用。念馨走到他面前没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管之前已经告诉自己该说些什么。孙晨转了个身,并没有认出她,可能一个人不爱对方了就不再会在意对方吧,他继续向前溜达。念馨追上他:孙晨,你一个人出来的吗?


她知道分手后孙晨想过她,也给她发过消息,可惜她一次都没有回复过,他的心渐渐凉了。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念馨提高音量:你在听我说吗?

孙晨摇摇头,还是沉默。

念馨:看了好半天了,你是一个人出来的吧,巧了我也是,我出来买点吃的,晚饭吃了吗?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扎在孙晨心上,都分手了,还来找自己,还搭讪,当时说分手的也是她,真是不知道这个女孩怎么想的。难过时不来安慰我,现在过来关心我,神经了吧,他不想理她。


念馨很执着,她觉得自己一定要让孙晨开心起来自己才能走,孙晨坐下她也坐下,他站起来走她也跟着,一个小时过去了,孙晨还是没理她。他没吃晚饭,午饭也吃得很潦草,他饿了。他一直埋怨没有足够的时间玩手机,现在有时间了,他也没心情,无聊地翻着微信通讯录,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谈心,就在这时候,孙母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儿子啊,电影看完了吧,既然都出去了,就别急着回来,放松一下啊,我和你爸出去见个朋友,你晚上要是想去同学家就去吧,晚饭一定要吃,可不能将就,你看你喜欢吃点什么就吃啊,一定要开心,别闷闷不乐的。


孙晨终于明白,父母是最爱自己的,可是失恋的事不能和他们说,念馨看见了那条消息,对他说:是我惹你不开心的,有什么可以跟我说说,我愿意跟你做朋友,我这有吃的你要吗?

孙晨摇了摇头,还是没说话。

念馨:那我陪你吃个饭?

孙晨终于忍不住说话:都分手了,能不能别再来找我了?现在知道对我好了,之前呢,我伤心了那么多天你怎么不来关心我呢?现在来了,对不起我不需要。

念馨:对不起,我错了,我也不想这样,陪你吃个饭,或者你说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好不好?

孙晨:你伤我很深了,我不想看见你。

念馨:对不起……我……咱们可以做朋友的啊,别难过了……

孙晨不再说话,感情这种东西,一旦被伤到了,不愿意再提起。最后,他去了李佳豪家,佳豪劝他:为了她,你这么难过,不值当的,赶紧调整状态,准备期末吧。

孙晨想了想,点点头:好,听你的,谢谢你点醒了我。


文杰偷听到了某位同学和大榛子的对话,这才知道大榛子那天是假装生气的,目的就是吓唬那些干坏事的人,也就是杀鸡给猴看。文杰一直就知道大榛子对他不好,但也不好说什么,听到这个有苦说不出,大榛子的假装生气,让他挨了两头骂,也被同学笑话,还写了检查。因为这件事,文杰也对大榛子产生了不好的看法,英语作业越发地不认真,当然任性的结果就是期末考试英语考试又没及格,而且分数更低。


#校园趣事#

第十九章  语晴云畅吵架  文杰被请家长


班内,语晴揪住云畅审问:说吧,怎么回事啊?我在那跟人打篮球,你在那搅和什么啊?还跟恬岚说不要打了,什么意思啊?

小奶狗云畅前一秒还很霸气,听女友这么一说秒怂,连忙认错:我没别的意思,让你尴尬了,对不起我错了。

语晴明显在气头上:什么?没别的意思?让我尴尬?如果我告诉你你严重影响了我的人缘,你会怎么做?没事给我边待着去,放学再算账。

云畅很慌:别啊,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说那话,你们投不进去我怎么着都不应该说那种话,不应该不让你们打球,你们打的好坏跟我并没有关系。

语晴越想越气:你还知道啊?


这句话让云畅也开始生气,他迅速反驳: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们打篮球就投不进,女生哪有打篮球的呢?太搞笑了。

语晴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男友:你疯了吧?道过歉就继续口出狂言。

云畅一歪头:你说我啊,你有本事说我啊,看你能说点什么出来?我真是服了,找你这么一个女朋友,真是闹心,我一直忍,总有忍不了的那一天吧,我还真就不忍了,有话直说,省的背后说坏话。

语晴火力更大:你说什么?是我让你闹心还是你让我闹心你搞清楚好不好?

云畅继续怼:那话我就说了怎么着吧,你是我女朋友我不想让你和你的朋友难堪,我主动道歉,你在做什么?一遍又一遍地怼我,对不起,我就要怼你,忍不了我,那就分手。


“分手”二字一出,语晴就哭了:你给我边待着去,我不想看见你,还威胁我分手,你可以啊,好,那就听你的,分手吧!说完直接坐下,快速地翻着生物笔记,嘴里念叨着:什么人啊这是……然后就出去了。

云畅也愤怒地回到座位上,趴在桌子上,两人在一起一年,拌嘴无数,却是第一次吵架。


文杰的号被封了,不甘心的他又开了一个号,为了尽快把排位打回来,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没交手机,上课偷偷打游戏了。数学课前,他终于赢了一局,他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炫耀成就,但就是这个朋友圈,给他惹了祸。


午饭时,大榛子突然冲进来了,一脸地怒气,大家都挺害怕,赶紧回了座位。大榛子径直走到文杰的座位,把他带走了。十分钟后上午自习,她把他带回来了,怒吼:往出拿。

班内其他同学被这一吼吓到了,都停下笔看。

文杰在哆嗦,大榛子再一次怒吼:拿出来!

文杰赶紧掏出位斗里的手机,解锁后交给大榛子。


她简单地看了一眼,拍桌:自己看,还在游戏界面上,好我们不说这个,这条朋友圈怎么回事?

文杰持续性哆嗦:我……那个……我这是数学课前发的……

她怀疑地看着他:你确定?

班内气氛压抑,所有人气都不敢喘,还真没见过大榛子发这么大的火,男生也很懵圈,文杰好好的怎么被老师审问了呢?

大榛子盯着他:不说是吧?不承认?好,现在去给你家长打电话。

三次催促之后,文杰灰溜溜地去了办公室给家长打电话,正在工作的曾父就这样被叫来了学校。

大榛子看了他一眼:回班收拾东西去!


这一次,文杰真的害怕,怕大榛子把事实告诉父亲,可是祸都闯了,只能硬着头皮挨骂,同时在心里说自己蠢:发个朋友圈还忘屏蔽老师,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他很清楚地知道,大榛子跟父亲说的话里,绝对没有好话。


#校园趣事#

第十八章  朱老师去国外修养 曾文杰忽悠孙晨


朱老师的父母决定让她去国外修养,她伤得那么重,如果不养好,后半辈子就荒废了,她还年轻。在同学们结束研学回到校园,开始新的学习时,朱老师和父母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得知朱老师休假的消息,二班同学心里不是滋味,新班主任上任,一切照旧,留恋终归没有意义,还需不断前行。


曾文杰打游戏赢了好多大礼包,他向来没心没肺,每天都是游荡着度过。他不求上进,成绩的尴尬往往只是一时的,过一晚后跟个没事人一样。研学的宽松政策,让他放飞自我。这会,心还不知道飘在哪里呢。上课想睡就睡,即便没睡,也决不听课,总要弄点小点心吃两口。对此大榛子接到了无数老师的吐槽,以江老师的居多。她已经找了他不止三次了,没有任何改观,也就懒得管了,她对于问题学生向来都是这种政策。管你,仁至义尽,不管,也理所当然。


文杰此刻正在忽悠孙晨,让他花钱充礼包,说的很吸引人,花很少的钱得到装备,实际上就是个骗局。孙晨不傻啊,也打游戏,看了他一眼:文杰,你能不能干点正经事啊?

文杰: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还能逗你吗?真的

孙晨:哦?我怎么那么不信呢,肯定是骗你钱的。

文杰:咱俩谁跟谁啊?怎么还见外了呢,我可是刚得到消息就告诉你了,你不是一直想要那个装备吗,这回正好,一网捞尽。


见孙晨半天没反应,文杰推他:孙哥你想啊,这客服说了,如果组队购买奖励更大,是不是很值?

孙晨简单想了一下就知道有问题,不过为了让他回座位,简单说了几句:我们还是分开买吧,听上去组队会有猫腻啊,你先回去吧快上课了,我放学买啊。

文杰:组个队吧?这样子礼包更大。

孙晨摇头:不组了,那个礼包就够大了

待他走远,孙晨才嘀咕了一句:让你买,把你钱都

骗光了看你还能不能傻乐。


果不其然,他充钱了,也得到了大礼包,他万万没想到这是个陷阱。几天后,他麻烦了,他的账号被封了,文杰气的直跳脚,他花了两年玩到中级的号就这么废了,早知道不贪恋礼包了。

他埋怨自己:就是那个礼包害的,真是的,害人精。


#校园趣事#

第十七章  张骁狂怼大榛子 念馨孙晨分手


研学搁浅了一天,校方跟家长说明了情况,费用由学校承担,继续游玩。大榛子早上就出院了,现在跟着大部队前往华清池和西安城楼,只是这次旅途这么不顺,大伙儿没有心情再说笑,曾经无比期待在城楼上面骑七人车的那些男生,也不再提这茬了。


校长认为,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还是想着怎么开心怎么来,买的是套票骑车都是免费的,就问他们:你们之前不嚷嚷着骑车吗?来吧。

那些男生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老师,我们没心情了。

校长:都来这了,又不花钱,赶紧的,现在的时间够你们骑一整圈的,注意安全。

王毅鑫立刻笑起来:哦?免费?那可不能浪费这个好机会。晓新,来,骑上来。

校长:我建议你们均匀一下,保证安全为主,风度为辅。

几分钟后,所有人都骑着车离开,校长:咱也骑吧,不然他们一趟回来得两个小时呢,干等着也不放心啊,跟着一起去边看风景给他们垫后,咱单人车还是三人车?等等,榛榛去哪里了?


几分钟前,大榛子神神秘秘地凑近了女生们,悄悄地说:带带我,我想和你们一块骑,你们往前坐我就坐后面吧。

语晴善意地提醒大榛子:您要蹬踏板吗?您还是坐前面来歇着吧,我们蹬。

大榛子:哦,好,那我就坐中间吧。

很好,坐中间,就在我前面,蹬踏板的是我,前面的恬岚,后面的语晴。看见她无比享受,小可爱的本质又暴露无疑。

大榛子:你们骑着,我拍几张风景,到时候发给你们啊。

恬岚幽幽地说了一句:老师您小心手机掉落。

车上几人不禁偷笑,校长那边也出发了,她使劲蹬着踏板加速,说:这个榛榛,跟学生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让人着急。


两个小时后,所有人大汗淋漓,欢快的气氛再次回归,下城楼,去吃饭。饭后,前往华清池。张骁一直很不爽,骑车时一直耷拉着个脸,据了解,昨天他和孙晨因为吃鸡输了互相埋怨,吵了一架,他的脸色阴沉,不肯服输的他先是把孙晨说了一顿,接着看谁谁不顺眼。


到餐厅了,大榛子看他一直情绪不好,就好心询问。张骁抬起头,扫了一眼大榛子:老师,不用你关心我。

这种语气大榛子见惯了,并没有生气,用更加轻柔的语调跟张骁说:发生什么了,看你闷闷不乐了一个上午,告诉我,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张骁本来就脾气大,这时候气没处撒,正好大榛子过来,那一股气直接发泄在了她身上。大榛子感觉自己很无辜,过来劝一个学生自己被怼了。大榛子:对不起张骁,我现在就走,你心情好点了过来吃饭啊。


张骁看了一眼大榛子,还是不依不饶:老师,你这样很无聊你知道不知道?我用不着你管,我又不是你儿子,我有亲妈。游戏输了,就不行,孙晨他就是故意坑我,他根本不是我哥们。老师,你太无聊了,过来关心我,我有这么可怜吗?我不用!

大榛子:张骁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你这么厉害,再打几局那就又上去了,没事的。

张骁越发过分,苦笑:我激动什么了,我在这好好坐着,你过来干什么?你要不说那些我会这样吗。我激动?我根本没激动好吗?你劝我没用我告诉你,我打游戏就不能输。再打几局?我就要和孙晨打的那局赢,他背叛我,他骗我。

大榛子转身要走被张骁拦回去了:老师您还想走?不是劝我吗?劝啊,好好劝,让你多管闲事,继续管啊,管个够。

大榛子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文翔宇在旁边看半天了,看张骁那么愤怒一直不敢过来,他听不下去了,直接冲过来:张骁,有你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吗?跟老师道歉。

张骁:道歉?说的轻巧,我那个牌位都下降了,怎么整?

文翔宇:你真的不该那么跟老师说话。

张骁:边待着去,不想理你。

王毅鑫带着几个男生想要平息张骁的怒火,然而没有效果。孙晨早就忍不了了,骂自己就算了,现在还怼老师,他直接找到校长汇报了情况。正当大伙儿对张骁束手无策的时候,一声夹杂着愤怒的声音响起:张骁,你给我过来,马上。


张骁感到不妙,一回头,看到校长愤怒的脸。

校长过来安慰大榛子:别难过,我收拾他,我待会就把他送回北京。转头对学生说:还有你们,都赶紧吃啊,吃完了咱们去华清池,那可是有名的景点。校长一言不发地拽着张骁回酒店,对他说了冷冰冰的四个字“收拾东西”。在高铁站,校长告诉他:我现在没工夫惩罚你,送你回家,下周校长办公室找我。


愤怒的孙晨坐在那,随意地吃了几口菜,就瘫倒在椅子上。念馨慢慢走过来,咬了几下嘴唇,才说出了心中的话:孙晨,我们不合适。孙晨没精打采:怎么不合适了?念馨终于说出那句让孙晨心碎的话:我们分手吧。孙晨瞬间跳了起来: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怎么不合适了,我们在一起都一年了,为什么要分手啊?发生什么了吗?

念馨看了他一眼:没发生什么,就是不合适,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分手吧。刚刚经历了兄弟的背叛,现在又失恋,他整个人再度瘫软在椅子上,以后,没有人陪他晚上唠嗑了,也没有人陪他吃鸡了,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孤独。

那一晚,他痛苦地躺在床上,删掉了念馨的微信。


#我和大榛子的500天#

第一次见你 是在2015年

你穿着休闲服 扎着马尾辫

我总是能在楼道里看见你

也总听别人说你是最严厉的班主任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认识你 是在2017年八月

我加入四班的第一天 有两节英语课

那天的你很优雅 穿着裙子 整齐的短发

我看了你半天 却想不出你是谁

还记得那天你说了一节课的规则

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你幽默的话语

让我觉得你是最与众不同的

我还是不知道你的名字

知道你的名字 是9月初

看到你的名字 我震惊了

我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名字

这也可能是你不一样的地方吧

自从开学典礼过后 你不优雅了 也不美了

穿的衣服变得单调 颜色也很少变化

既不笑 也不和我们聊天 多余的话一句不说

我觉得你是一个高冷的人

四个月的时间 从夏天到冬天

你一直没变 入冬后始终是一身衣服

我又觉得你很朴实

第一次听到你的笑声 在18年1月

期末模拟英语听力的时候

你的笑声从广播里传了出来

你笑的好开心 都带动了我们 但你并不知道

自那天起 我发现你是一个会笑的人

放寒假后的一天 我梦到了你

梦中的情节让我感到惊悚

我不敢去想

我也不知你为什么会到我的梦里

开学返校第一天 我在走廊上碰见你

我转身就溜了 你觉得莫名奇妙

英语课上你说我作业完成不全

而且特别大声

那一段时间你总是发火

我认为你不可理喻 开始远离你

三月份两次大型活动过后 你变了

语气温柔了 举止优雅了

衣服穿起了粉色 橙色 红色

那一刻 我觉得你像个小姑娘

上课的时候在讲台前微笑着跟我们说话

偶尔还会被我们逗乐

那天 我发现你的微笑真的很美

四月中旬 我又梦到了你

情景总在脑海中浮现

在学校看到你拔腿就跑

你又变了 开始穿各种妖娆的衣服

在办公室里榨橙汁 削苹果

做各种可爱的动作

你真的是一个可爱的人

过了好久才意识到我喜欢你

中考结束我以为要和你分别了

然而出乎我的所料我上了本校 还进了你的班

上了高中才真正和你开始交流

我真的好开心

什么都想跟你说

开心了忍不住告诉你

不开心了也会跟你吐槽

你总会温柔地安慰我

尽管我写的很多很多

你还是会很认真的回给我

你可能都不知道吧

我并不是喜欢你这么简单

我敬佩你 我信任你

你的小表情特别可爱 有些时候还带着一丝丝委屈

经过这一年 我再也不怕你了

500天了 你作为我的精神支柱已经这么久了

一起走下去好不好 我是真诚的

这500天我成长了不少 经历了很多事

我会在深夜想你 在梦里遇到你

把你写进我的故事里

请告诉我 一切才刚刚开始

希望我们的每一天都精彩

#校园趣事#

第十六章 大榛子享受自拍 朱老师终于醒来


当天晚上,朱老师的父母就到了,看到她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无数的管子,全身打满了石膏,手背上还扎着针输营养液,他们好心疼。但因为在监护病房,他们不能离得太近,只能暗自忧伤,他们不断说着:傻孩子啊,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跟我们说几句话好不好啊。


没有回应,朱老师还在昏迷中,她的父亲终于忍不住了,找到医生: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她怎么睡得这么沉呢,你们确定她头部没事吗?

医生:她头部没事的,身上伤的重,她应该是从高处摔下来才成这个样子的,她现在醒不过来很正常,按理说这种情况最短两天能醒,您别着急,和阿姨慢慢等,我们医生也会竭尽全力的。

老父亲抹了一把眼泪:唉……出门前还跟她说注意安全,这怎么就……一旁的老母亲早已泪流满面。

年级组长从赵老师的病房出来,刚走到朱老师的病房门口,就看到两位老人穿着无菌白大褂,很难过的样子,心里更难受了。她走过去安慰他们,带他们去吃口饭。


酒店里,学生们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再吵闹,正在有秩序地选人。李佳豪很为难,他想去看三个老师,斟酌一番,他插进了二班的队伍。一行人到了医院,分为两队,一队去骨科,另一队去了急诊科。浓烈的消毒水味刺激着每一个同学,李佳豪在心里对赵老师和大榛子说着对不起,快速地跟着队伍走。到了病房门口,所有人穿上无菌白大褂,戴上口罩,依次走进去。


李佳豪哭了,他最近的一次也就是高一结束大榛子让写总结,写着写着眼睛就湿润了,但也忍住了没让眼泪流出来。不过这次,他毫无遮挡地落泪了。可能在没记事之前也哭过吧,长大了,把国安当作精神支柱,即便国安比赛输了,他也不会伤心,反倒会亢奋。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朱老师,她的俊脸没有血色,嘴唇发白,躺在那一动不动,其他同学更是掩面哭泣。他们终究没有控制好音量,招来了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你们是干嘛的?

一个同学回答:看老师

主治医生:你们是来西安玩的吗?

另一个同学:是,但现在玩不成了

主治医生:为啥

他是骨科医生并不了解情况,感到很奇怪。

同学:我们年级三个老师都受伤了,没办法玩了,里面的是我们班主任,她是个特别好的人,为什么成这个样子了呢?

医生渐渐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伤心了,出口安慰:手术我做的,都固定好了没问题的,我敢保证,她会康复的。他看了一下手表,抬头说:八点了,我得去查房了,你们小一点声,如果要走的话把衣服脱下来放那就好啊,早点跟你们老师回去。


同样,赵老师的病房里,几个学生正盯着她的伤腿看。赵老师微笑着:别看了,跟我说会话吧。就是骨裂,养一段就好了。怎么样,高二上学期都过半了,跟我说说,你们适应了新班主任的风格了吗?

几个人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同时说:赵老师,自从你不当我们的班主任后,我们都不想上自习了,董老师自习课从来不来班里,我们可无聊了。

赵老师很巧妙地回应:我理解你们的感受,刚来这所学校就接手了你们这个班我其实不太确定能不能管好,带了你们一年我也舍不得你们,只是学校的安排我们必须服从,你们是有进步的,明白吗?要坚持下去才行啊。

那几个人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时候,年级组长和朱老师的父母回来了,学生们打了一个招呼就跟着老师走了。

年级组长:朱老师昏迷,你们没法和她说话,来都来了,去看看赵老师吧,怎么说高一也教过你们。她只是腿受伤了,现在醒着呢,待会关心一下啊。


大榛子的病房又是一种画风。

很多人并不喜欢大榛子的作风,于是每人写了一张纸条让我们带过去,程茉和王雨薇都去了,我本来没打算去,想线上问候一下,但校长看我一直很安静,叫我一起去活跃气氛。

王雨薇拎着校长给大榛子买的吃的,程茉拿着所有人的半成品英语作业,我拿着同样是校长精心挑选的饮品,走进大榛子的病房里。她好像睡着了,我们静静等待。她睡得很香,穿着病号服,看上去竟然有些可爱,我们几个偷偷笑着,眼前的人轻微动了一下,转过身去接着睡。这印证了一件事,多么不苟言笑的人也有可爱的那一瞬间。


校长让我们坐下等,椅子还没搬过来床上的人已经慢慢坐了起来,并且熟练地抓起了床头柜上的苹果手机,很自然地看了一眼时间,之后才缓缓抬头,看见了我们三个:你们来了?说着浅浅地笑了一下。

程茉最先开口:老师我们来看您了,中午那样的场面,真把我们吓到了。

大榛子:现在我没事啦,别担心了。

王雨薇把袋子重新拿在手里,往前走了几步离大榛子更近一些,才说:老师您伤到哪了啊?

虽说只是脑震荡,但也要住院,她也不想告诉学生,她选择沉默,王雨薇:老师您告诉我们啊。

大榛子抬起头,很轻松地说:我没事的。

我终于说了一句话:老师我不信。

她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掀开被子,想要站起来,却突然头晕,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重新坐下。几秒后,她睁开眼睛: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我,我头晕是老毛病了,真的。


这句话不会有人信的,空气突然安静,王雨薇借着这个气氛开始说:老师,语晴和念馨他们很自责,因为救她们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弄伤了两个老师,所以她们俩让我代替向您道个歉,老师对不起。

程茉拿出全班同学给她写的纸条,大榛子疑惑地接过,简单翻看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谢谢你们的关心,班里其他同学还好吗?

程茉赶紧汇报:老师,大家都挺好的。

大榛子看见王雨薇手里的袋子眼睛亮了:给我带的什么?

一看是吃的,立刻开吃了。把所有菜全部吃光的大榛子更可爱了,她注意到王雨薇在自拍,便和她说:不是说我可爱么?给我拍两张, 用美颜 。于是,校长走进病房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堆人在拍自拍,大榛子是笑的最开心的那个,而且,程茉带来了大家的还没写完的英语作业,年级组长突然进来说朱老师醒了,大榛子喜极而泣。